愛上你的樣子

【西叶西】缚灵 完

寂白:


叶孤城醒来时,第一个看见的,便是西门吹雪如雪一般苍白瘦削的背影。
他抚着额头,好半响才想起来自己应该是死了,死后还能看见西门吹雪,莫不是真的思念过甚。
他的确恋慕那个人很多年,这些年来相思浮动,也被他强制按压了下去,他们之间不该有这样的情,


西门吹雪转过身。
叶孤城清楚看到,在瞧见他的那一刻,西门吹雪眼中迸发出的星辰一样的光芒。
“叶孤城。”
“恩。”


西门吹雪脸色露出苍白而奇异的笑意。
“你还活着?”
叶孤城感受了自己现在的身躯:“不算。”
“你手上有剑。”
白云城主摸了摸腰上的佩剑,是和他一样的虚影。
“是。”


“我也有。”
西门吹雪道:“紫禁那战,并不是你我最好的状态。”
叶孤城脸上露出一丝同样苍白的笑意。


“我已经不算活人。”
西门吹雪双眼中凝聚着流星一般的光芒:“我不在乎。”


“那,便这样吧。”叶孤城低声道。


西门吹雪看了他许久,然后伸出手,握住了那只骨节分明,形状完美,却分外苍白的手。



叶孤城手里提着灯。
极艳色的大红灯笼,绣着一朵朵开的靡丽无比的牡丹,里面点燃得并不是人世间的烛火。


西门吹雪伸手去触碰那盏灯火,白色的火映出他眼下的微青。


“万法相生,生死两极,这段时日,你可看明白了?”
西门吹雪低低应了一声。


叶孤城半跪下来,近乎虔诚得吻过西门吹雪的眉心。
“我要走了。”
西门吹雪低头,他说:“叶孤城,可否再给我最后一杯酒。”


一只白玉似的手递过来了一杯几乎同色的白瓷杯子。
西门吹雪看着酒杯,里面青绿色的酒液,依然倒映不出叶孤城的身影。
他有时也会觉得这段日子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


酒很凉,凉透的感觉从心口一点点弥漫出来,西门吹雪拉过叶孤城,翻身压在对方身上,两人的唇瓣紧密相贴,没有一点缝隙的唇齿相连。



叶孤城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执念是什么。
紫禁一战落幕,胜负他早已经忘记了。


他只想见西门吹雪。
想看他走上那一条他永远也触碰不到的路。


陆小凤拿了一堆乱七八糟的法器冲进万梅山庄的时候,他看见西门吹雪站在一株梅花树下,此刻地上除了一座墓碑外,还多了一把剑。
叶孤城的剑。


陆小凤问他:“叶孤城呢?”
西门吹雪负手冷冷瞧他:“谁是叶孤城?”
陆小凤吓得后退了一步。
“和你决战紫禁的那位白云城主,西门你……”


西门吹雪沉凉如水的眸子望了他片刻,才迟疑道:“我不记得了。”



风雪满山,仗剑洗尘。
绿醅换盏,故人永逝。

评论

热度(79)

  1. 愛上你的樣子寂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