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那一天(华弟×表哥)

陌寞楼深情几许:

刘德华水仙文,给视频配个文,视频链接见评论


那一天 (华弟×表哥)


一.初见
酒吧的灯光打在那人身上,好像镀上了暖红色的外层。
带着婴儿肥的脸看起来还有点稚气未脱,精致锐利的五官却已经显现。嘴唇抿着,像是在想事情;眼睛却一直盯着门口,又似乎是在等人。漂亮的事物谁都想去接近,不过男人身上散发的生人勿进的气场,倒是让旁边的莺莺燕燕,花花草草望而却步。华弟就站在那里,远远地看着眼前的人。他也知道这样有些无理,但是他就是想这么做。
应该是察觉到他的注视,男人也将目光转向他这边。朝他微微笑了一下,举了举手中的酒杯,算是邀请。
华弟走到男人身边坐下。
“华仔。”
“华弟。”
听到他介绍自己,华仔笑出了声,弯弯的眼睛像极了月牙,也露出了小小的牙齿。
“原来我们这么有缘的么?名字里都有一个‘华’字。好,那我们今天就多饮几杯,不醉不归。我请你。”说完,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那天,华弟和华仔聊了很多。华弟知道了华仔14岁就拿了安家费,十几年道上的生活,除了留给他一条刀疤,还有就是一个小弟乌蝇。
华仔醉了,是乌蝇来把他接走的。华弟看着踉跄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一直以来心里空着的那一块,一点一点的盈满了。


二.再见
华弟知道自己是对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一见钟情了。从那天起,他经常会去Future这家酒吧。
也就过了两天,华弟就又看见了华仔。依旧是酒吧暖红色的灯光下,身穿浅色牛仔外套的华仔,叼着根烟走进来。华仔当然也看到了他,抬手跟他打了个招呼
“这么巧啊!”
“是啊!真巧。今天怎么样,喝点?”
“喝点就喝点,多就算了。上次我酒醒,疼的头都要裂开了。”
“好”
华弟抬起喝了一半的啤酒瓶,挡住了自己忍不住笑意的脸。


三.拒绝
“如果我不是挂记你……”华弟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看到华仔偏过了头,似乎并不想听。
第一次表白,竟然就这么被拒绝了啊。是啊,只见过几次面,对方怎么会喜欢自己。虽然自己已经陷了进去。
还是想再争取一次。
华弟给华仔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上说了自己的感情,前前后后完完整整,什么都说了,一点没有保留。
可是,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任何回应。
但他不知道的是,看这封信时,华仔的脸上,灿烂的笑容。


四.吃醋
华弟喝醉了,眼前的保叔已经变得模糊。他晃了晃晕晕的头,企图让自己保持清醒。他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世界逐渐变得明晰。
没想到的是,他却看到就在不远处,多日未见的华仔,正坐在路边的栏杆上,亲昵地搭着乌蝇的肩,两个人有说有笑。
酸酸的感觉,华弟知道自己吃醋了。
保叔不知道华弟到底怎么了,根本拦不住一杯一杯灌自己酒的人。只能小心护着别让他摔倒。一路晃晃悠悠心惊胆战的把人送回家。
一口气堵在胸口。屋内的东西成了华弟发泄的对象,桌上的东西,花盆,甚至冰箱,都无一幸免,当场阵亡。


五.定心
华弟突然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被动,他选择再去找一次华仔。
“上车”递头盔的手是抖得,华弟不确定华仔会不会接过去。
“去我家。”
没想到的是,华仔不仅戴上了头盔,还让华弟去他家。
一路上,华仔一直环着华弟的腰,紧到有些让人喘不过来气,可是华弟只觉得这时堵在心口的气,似乎由酸转向了甜。
“当是自己家好了。”
正在洗脸的时候,华弟突然听到洗手间门外的华仔说。他不知道是不是听错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得到的是一个突然袭上的略带有烟草气的吻。
那天,他们,一夜,定心,定情。


六.玩笑
确定关系后,华弟经常到华仔家,两个人话不多,也许只是坐在一块喝喝酒,看看总是信号不好的电视,可是最简单的这些事情,却给两人带来了平淡而又幸福的记忆。
华弟也曾问过华仔为什么最开始不接受他,后来又变了。
华仔又是笑的露出一口小小的牙齿,
“我就是想逗逗你,看到你被拒绝时吃瘪的样子还真是挺有意思的。”
华仔笑的开心,华弟气得跳脚。


七.担心
正吃着饭,华仔突然被call走,说是乌蝇出了些状况。华弟看着他离开,不知怎的,心里有些慌。
晚上11点,华仔还是没有回来。华弟就等在路口,他不知道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可是他还是要等。
快到12点,华仔终于出现了。不过浑身是伤,从出站的楼梯上滚了下来。华弟赶忙冲上去,背起人就直奔诊所,找上次为自己治伤的医生,也不管医生的睡意惺忪,吼着让人赶紧治伤。
第二天早上,华仔才从昏睡中醒过来。华弟就坐在他的床边,死死的盯着他,握住他的手。
“死不了的,不用害怕。”华仔坐起身,他想伸手拍拍华弟的肩膀,却因为牵动了伤口放弃了这个念头。


八.分离
“我们一向都不知道明天会是怎样。”被喇叭的煤气罐击中后脑的时候,不知怎的,华弟突然想起了华仔说过的这句话。
是啊,像他们两个这样在道上混的人,也许就是有今没明。虽然他们总是会去那间叫做Future的酒吧,但是明天,从来不在他们的计划里,身不由己才是常态。
耳边保叔大声叫骂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华弟感到温热的血从鼻腔中流出,他试着擦了一下,却堵都堵不住。


华仔看见华弟的时候,正在Future喝酒。他察觉到对方的异常,华弟穿着一身白色西装,并将手上的银镯给了他,他记得华弟说过,那是他妈妈除了那张相片外,唯一留给他的东西。
“你去哪里?”华仔看着华弟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
没有回答,摇摇头,华弟还是挣开了他的手,骑着摩托离开。


等华仔赶到的时候,看到正是华弟倒下的身影。一个人真的有那么多血么?整件白色西装,全都被血洇满。华弟就躺在地上,他的面前,抽搐着,抽走了他胸口的空气,让他的心猛地一痛,同时也抽走了华弟的生命。
华仔掏出手枪,冲上前,一枪杀了那个也已经重伤站不起来的喇叭。而身后的一声枪响过后,他同样倒在了华弟的身边。抽搐的时候,脑子里过电影似的想起了和华弟相处的画面。
两个人的血在地上逐渐的融到一起。
那一天,你出现在我眼前,我笑得像个孩子。
这一天,你走出我的视线,就再也没有出现。


评论

热度(8)

  1. 愛上你的樣子陌寞楼深情几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