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短文《一片落叶》

三叶草偷花路人:

写给我的刘sir。纠结了许多年,还是觉得,这个才是他应得的结局。不写出来,自己很难平静。


不知过了几个春秋。又一年的落叶从窗前飘荡下来,不徐不疾。
刘建明忘了自己已在这窗前坐了多久,他现在总是很安静。安静到这家精神病院的护士虽然知道他是一桩重罪案件的嫌疑人,也完全不害怕他的样子。从一开始的单独监禁病房,到后来人越来越多,病房不够用了,于是他被请出了那间远远的小房间,跟其他病人住在一起。
毕竟刘建明呆在这间医院的三年里,连话都没说过一句,没有表情,没有语言,自理能力很差相当于一个十岁的小孩。他不再是那个精明的高级督查了,甚至,他不再是刘建明了。
他只是一个病人。
警局一开始还是有人想尽力起诉他,但是来医院看了他几次以后,有一段时间他们还装了二十四小时监控,有兴趣的人也逐渐没了兴趣。
说白了他的仇家几乎都已经被他解决,还活着的人里倒是有不少曾经受惠于他的,杨锦荣在警局里得罪的人本来就多如牛毛,他死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暗自开心,据说他在大陆那边有些朋友,但是大陆公安又怎么管得了香港警察的事。内务部和警局上层认为这件事很丢脸,自然不想刘建明上法庭再丢一次脸,重案组事情太多,老人走的走死的死,很快一代新人换旧人,已经升上去的人自然不会主动来趟浑水,当年刘建明脱罪调查了大半年,从上到下每个人几乎都给他担保过,为什么要打自己的脸呢,杨锦荣只是一个不讨喜的同事,谁还会为了上一代的恩怨去跟法官纠缠不休?
香港经济不如以前,大家养家糊口很不容易,该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活人不能为死人活着。
不过,每一次警局里有人旧事重提,就会有人来看他。
刘建明忘记自己见过几个高级督查了,他们像走马灯似的换个不停,每个人来的时候说的话都差不多,总之是照章办事,他们就是想看看刘建明是不是依然是一个神经病,是的话,完成任务,大家都没事了。
这些后事刘建明自然是早就预料到的,在警局混了十年,明的暗的规矩门清,官场自有一套规则,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当然再周密的计划,也无法那么周全,刘建明真的很累,十年的卧底身份,周旋于各路人马之间,他早已不堪重负,最后的那一出戏,他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去演的。死,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难。
没有死成。他内心深处还是不想死,要不然应该对着自己的太阳穴开枪。
但是为什么不想死啊?
像他这样的人,一旦暴露在阳光下,就像阴沟里的老鼠一般无所遁形,该死的,该死的。
但是人的本能都不想死啊,恰好刘建明是一个求生欲特别强的人。
他很爱惜自己的利益,说他极端自私自利也可以,从小就被移民的全家人抛弃,如果不自私自利,怎么能生存,还混到后来的高位。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对于刘建明来说,他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如果连他自己也不为自己,还怎么活?
人与人之间的情感,他很淡漠了,在他的世界里,不是利用,就是被利用,哪有什么真情。
他也不想自己有什么真情,真情会变成他的弱点啊。所以Mary死的时候,他有种残忍的快感,唯一喜欢的东西也亲手毁了,从此他将刀枪不入,天下无敌。
可惜还是高估了自己,最后只能在精神病院里打发时间。
上个礼拜,尹警官来看他,这次不是公务,只是私聊。
尹警官老了很多,他难免受到刘建明案件的连累,一直升不上去,多少有点怪他,看见他,就开始抱怨起来。
小刘啊,现在世道艰难,很不好混啊。
你知不知道你把我也给害了,这辈子只能在基层混事,同期的好几个同事已经青云直上,当初比你我差多了。
小刘啊,你这个人我这些年一直捉摸不透,你到底是聪明还是傻?
你办了那么多案立了好多功,卧底十年上面没看出来,说明你真的聪明。但是你后来怎么又那么傻?你有压力干嘛不跟我说?我们都会帮你的啊。
你想想啊,虽然你是韩琛的卧底,但是你已经亲自带队捣毁他的白粉机器,还击毙了这个大毒枭,这也算戴罪立功了,你坦白的话,完全可以转做污点证人啊。
后来查了很久,你杀的人本来都有问题,唯一不该杀的就是杨锦荣。你说你干嘛要跟他当众撕破脸直接搞僵吗?很多事情可以运作的啊。上头很欣赏你你知道的,以前卧底有什么关系,实在不行就自首,进去呆几年也没关系,不杀杨锦荣的话,能判你几年呢?
再说你以为警局里面个个都很干净吗?吃这碗饭或多或少都有些问题的,兄弟嘛,就是互相帮衬,互相扶持着就过去了。
什么好人坏人的,你说你是不是傻?
黄警官以前也曾经教唆杀人的啊,那又如何,上头放了就过去了,不影响他什么。
我们都说你是好人,你自然就是咯,自己人哪有不帮的道理,大义灭亲这种事反正我是不会干的。过日子哪有那么崇高,我就想你要是没出事,我们俩肯定可以上去,那时候真的很有前途你知道吗?
你啊,还是太年轻了,把事情想的太严重了,聪明反被聪明误啊,你当时真的应该告诉我,你有压力,你这个人啊,太骄傲了一点,人怎么能没有朋友帮,单打独斗能成什么事?你能力再强,也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干的。
傻瓜啊。傻瓜啊。
现在把你自己害了,把我也害了。
小刘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看着很心痛,你是不是卧底我不说,以前我们一起共事的时候,你真的帮过我很多,那时候你多聪明能干,现在的督查个个都傻逼,唉。。。。
刘建明听着,听着,好像这些道理这几年他自己也想通了,但是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
他只好呆呆的,白痴的看着尹警官。
尹警官走的时候突然握着他的手说。小刘,你这么聪明,我的话我相信你都听懂了,你先好好呆着吧,这里也挺好的,至少安全。
我会再来看你的。
刘建明无动于衷的转过身,拿起一个苹果吃起来。
口水顺着指缝往下流。
到底,他还是没法学会信任别人。
此后就不时会有警局的人了来找他倒苦水,好像很多新人都知道他的事,有些人纯粹好奇,有些人莫名其妙的崇拜他,有一次一个年轻的女警官还跑来说觉得他很帅想跟他结婚,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好玩。
警察工作压力始终是大,很多人没有知心朋友,不知道跟谁说,不知道怎么大家知道了他是待罪的神经病以后,就把他当成知心大哥了。
前天有人来跟他说,房贷太高还不起了,难道要去抢钱吗?只能偷偷收保护费了。
上个月有人来跟他说,有个案子一直结不了,上面要他做伪证,他很害怕。后来做了,然后就升职了,好像挺好的。
昨天有人来跟他说,老大要他去卧底,他不敢去,是不是卧底最后都会变成你这样?
今天又有人来跟他说,老婆出轨了,小孩不是自己的,一时冲动去杀了奸夫,希望不会被发现。
明天可能又会有人来跟他说,为了爬上去跟上司上床了,但是后来又反悔,还被老公知道了要离婚,哭的一塌糊涂。
刘建明总是微笑的看着他们,很安静的听着。
各种各样的事,原来每一个人,都有那么多的烦心事。
以前他是精英的刘sir,没有人跟他说这些,他觉得世界就是一场黑与白的决斗,现在他神经病了,白痴了,无害了,好弱的,大家跑来跟他说了很多实话,世界恢复了混沌的本来面目。
自从当了神经病,他终于觉得整个人精神多了。
以前困扰他的许多事,都不再是问题。
有时候他很奇怪过去自己为什么会把自己逼疯。
来到精神病院,病友个个都有不堪回首的过去,有人被抓去传销卖淫的,有人小孩被拐走杀害的,有人公司破产的,有个可爱的小女孩被父亲qj的。来找他的警察呢,也有那么多糟心事。
原来大家都是这样。
原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有秘密。
原来不是只有他一个人有见不得人的心事。
小刘啊,要接地气,不要活在自己一个人的世界里。你本可以不用这样的。
是啊。
刘建明拿着苹果,走到走廊上,虽然头脑受损,总是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但行动还算敏捷。
刘sir,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帅啊?护士打针时会一脸神秘的说。你走路的样子好有型,就像那个演电影的大明星刘德华一样,我们都很喜欢看啊,你走给我们看好不好?
刘建明不说话,他安静的走到隔壁病房。
那个被父亲qj而患有严重抑郁症的小女孩,正看着窗外发呆。
她来这里,已经自杀过十几次。
她不该死的,却想死。
该死的自己,却不想死。
刘建明又开始头疼了,他停止思考,走上前去,拍拍女孩的肩膀。
小姑娘转过头看他,一脸死寂。
刘建明把苹果递给她。
她摇摇头不要。
刘建明看了一眼门,它紧闭着。
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好吗?刘建明把苹果塞到女孩手中,笑了起来。
秋日的金辉洒在他苍白的脸上,但是他笑起来真好看,让人如沐春风一般。
女孩点点头。
很久以前,有一个笨蛋警察,他是个好人。他开始讲。
这个关于陈永仁的故事,他可以讲的绘声绘色,十分动听。
女孩被吸引住了,她的眼睛渐渐有了神采。到底还是小孩子,喜欢听故事。
刘建明讲到了天台那段情节。他讲到最后,开始想,到底应该是一个什么结局。
他又安静下来。
女孩咬了一口苹果,睁大眼睛问到,后来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嘛,那个好警察有没有把坏人抓起来?
有啊。
她渴望的看着他。
刘建明突然不再纠结,他脱口而出道。
那个好警察有朋友帮他的,坏人投降了,被抓起来不能再做坏事了。
真的吗?小女孩笑着追问。
当然是真的。骗你是小狗。
讲到这里,刘建明感到好开心,仿佛一辈子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你还没说告诉我,那个好警察叫什么名字?女孩的眼睛亮亮的。
他叫陈永仁啦,挺帅的,还有一双忧郁的眼睛,特招女孩子喜欢。刘建明不禁低声笑起来。
你是好人,所以你当英雄咯,我是坏人,所以当神经病还要吹嘘你的丰功伟绩,很公平啊是不是,陈sir?他向黑暗露齿一笑。
生生死死那些年,留下这个故事,至少可以逗一个抑郁症的小女孩开心,大概也算是有一点意义的。你看,我这个人就是随时不忘洗白自己,很机智吧。
女孩眨眨眼,想了一会儿,又问。那,那个坏人呢?他叫什么?
刘建明抓抓头,又摸摸鼻子。
他叹了一口气。坏人就是我咯,现在关在这里。
女孩抬起眼睛,认真的盯着他的脸看。
刘建明有点后悔。果然还是应该随便编一个名字骗骗她的。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喜欢自揭伤疤呢?傻瓜啊。
你骗我的!
女孩看了他半天,很笃定的说。你肯定是在耍我。
刘建明扬了扬眉毛。
因为你看起来不像坏人啊。女孩扁了扁嘴。别想骗我啦,坏人才不会陪我玩呢。
好像说的也没错哦?
刘建明有点欢欣鼓舞的站起身。他还是不能离开自己的病房太久。
明天再来跟你玩。
刘建明拉住女孩的手,一本正经的说。但是我跟你玩这件事是一个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为什么?
因为你告诉别人,我就会被当成坏人抓起来。
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知道啊。反正不能说。
好吧。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刘建明伸出小指头,他这个人啊,总归是要偷偷摸摸,不可能那么光明磊落的,这就是命吧,但是,谁说好人就一定要站在天台上大声说我是警察呢?
刘建明现在只是一个病人。
什么正邪什么好坏,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他在看着一片飘荡的落叶出神。
安安静静地看着。

评论

热度(20)

  1. 愛上你的樣子三叶草偷花路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