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潇潇落雨雪既寒(曹蛮×侯杰)

陌寞楼深情几许:

交作业来了 @Hobselnia


潇潇落雨雪既寒(曹蛮x 侯杰)


侯杰曾经是在天空中翱翔,睥睨天下的鹰,如今却只能做一只被人折断了翅膀,摔在地面上,独自舔舐伤口的鸟。


而伤他的人却是他以前捡回来的未成年的雏儿。
其实早该发现,曹蛮眼中日渐堆积的戾气。他当初把只有14岁的曹蛮带回来不就是因为他身上透出来的那股狠劲么。是他太自负了,自负到即使知道身边养了一条狼,却满不在乎的认为可以一直控制住它。现在,不过是自食其果罢了。


曹蛮到侯杰身边的时候只有14岁。是个可以和街上的狗为了一口吃的打一架的小乞丐。他听到身后有人“呵”的笑了一声,目光凶狠的望向声音的来源。侯杰就是这时候,天神一般降临在他面前。二十来岁的年纪,风华正茂,一身铁灰色军装更是把他衬得丰神俊朗。
逆光站在那里,身后的阳光给侯杰整个人都打上了一层阴影。


“想跟我走么?”侯杰开口,声音一如他想像的那般好听。


    “我为什么要跟你走?”


“我保证你能吃饱穿暖,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侯杰笑了,仿佛春天裂冰的瞬间,新芽破土,万物重生。


曹蛮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是敞开了一条口子,把那蛊惑人心的笑容收在其中,再紧紧地包裹起来,不想它离开。


“好,我跟你走。但除了吃饱穿暖,我还要变强。”


“为什么想要变强?”


“因为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听到他的回答,侯杰笑得更开了
“好,有想法。你要记住,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想不想,没有你能不能。”


曹蛮回到侯府后,侯杰真的找人认真的训练他。每天曹蛮都要一大早起床,日落后才可以休息,腰酸背痛都是小事,一身伤更是习以为常。


曹蛮也真的很争气,努力训练,说不出来为什么,他就是想让侯杰看到,他真的在变强。可是自打侯杰把他领回家,一直都没有出现过。曹蛮每天除了训练,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心房打开,回忆着侯杰那个笑容,慢慢的也会嘴角上翘,裹着一天的疲累,沉沉入眠。


直到曹蛮到了侯府一个月后,他才再一次看到侯杰。不是军装,而是深棕色的长袍,一番儒雅公子的做派。
“怎么样?这个月,有没有变强?”


曹蛮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欺身袭上,进攻侯杰。


侯杰只是微微一笑,得心应手的应付着曹蛮的招数,惊讶于他的进步,却也不过一瞬间,下一秒目光就变得凌厉,一脚踹飞了攻上来的曹蛮。


趴在地上,曹蛮捂着痛的撕心裂肺的胸口,咳嗽的昏天黑地。却还不忘了抬头看侯杰的反应。当看到对方一闪而过的笑意和赞许,点点满足涌上心头。


“不错,进步很快,你是一个练武的好苗子。从明天开始,我会给你找新的老师。”说完,头也不回转身离开,没有再看还在地上没缓过劲儿的曹蛮一眼。


侯杰已经不记得曹蛮是什么时候成为自己的副官了。总之是很久了吧。曹蛮跟着他南征北战,也算是立下了不少的功劳。回想起来,他与曹蛮虽以兄弟相称,曹蛮叫他大哥,他却从来没有真正把那人当成自己的兄弟,不过是一个很好用,很听话的手下罢了。也许就是自己这种满不在乎,才没有注意到曹蛮竟然就在眼皮底下培植起了属于他的势力。而他,一夜之间由受人敬仰的登封城司令,变成妻离子散的丧家之犬。


曹蛮记得清清楚楚,19岁,他就成为了侯杰的副官。彼时侯杰也不过29岁的年纪,却已经征战多年,成为几万人队伍的司令。他以为只要他变强,侯杰就能正视他,却没想到直到他已经成为了副官,侯杰手底下最得力的助手,却依旧得不到他想要的。侯杰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只不过当他是只随时听主人派遣的狗罢了。


侯杰大婚当晚,曹蛮喝的烂醉。他看着一身红衣,衬得凌厉五官有些浓丽的侯杰,从心底冒出一个声音:想要他。一下子,他突然全都明白了,为什么他那么希望侯杰的目光可以落到自己身上,因为他想要侯杰的眼里全是他,他想侯杰属于他。不过想要那人成为自己的独属,势必要将他彻底击败,将他从傲视四方的天上狠狠的摔到冰冷的地面,让他一无所有,方能有机会。所以从那一晚起,曹蛮开始暗中培植自己的势力。你强,我要比你更强。你告诉我的,没有能不能,只有想不想。


从第一波攻击开始,侯杰就明白了是曹蛮动的手。因为只有他能够这样熟悉自己的行踪,趁他与宋虎结娃娃亲之时,一举两得,除掉他和宋虎,而他曹蛮就可以成为这登封城新的主人。


侯杰抱着女儿的骨灰,一瞬间他的心中只有恨和不甘。澎湃的怒气汇集在胸口,他狂奔到后山,不顾被大雨淋湿,像是要把五脏六腑都喊出来,回应他的却只有深山空谷的回声,一层层缓缓荡入他的耳中,忽的就平静了不少,且不说他现在没有任何实力,就算是真的报了仇,胜男就能回来么,他对颜夕的伤害能减少一分一毫么?什么都不能。突然就想起了少林寺方丈说的“佛渡有缘人”,也许,自己的疑惑,佛祖能给自己答案吧!


曹蛮一直在找侯杰,他不相信那么骄傲的人就这么死了。他把所有忠心于侯杰的将领都杀了,为的就是当侯杰再回来时,没有任何人敢帮助他。找到侯杰,他就会把人牢牢的锁在身边,他不再是鹰,而是属于他一人的金丝雀。


当曹蛮在少林寺看到一脸淡漠,缓缓走向他的侯杰,觉得陌生了许多。眼前的男人不再有那种阴狠的气势,取而代之的是无欲无求。直到侯杰走到他面前,毫不留情的给了他一巴掌,他才感受到这个人确实就是侯杰。
按住他的头,迫使他与自己相对,曹蛮笑着说
“大哥,我想死你了。”


这句话,是真心的。


侯杰发现,当自己真的面对曹蛮的时候,心中反而是平静的毫无波澜,这个人已经和自己毫无关系了。过客而已。跟着曹蛮回到曾经的司令府,他想的只有如何拖住曹蛮,救出那些无辜的村民。


所以无论面对曹蛮怎样的侮辱,他都无动于衷。他接过曹蛮递过来的茶杯,淡淡地说
“多谢施主。”


曹蛮看着多日未见的侯杰,还是那副漂亮凌厉的五官。多日来堆积的思念让他甚至有些激动的颤抖,他想握住就近在眼前的那双手,却像是未经人事的小伙子一般,到最后转为递上了一杯茶。可对方的一句“多谢施主”,全然当他是个陌生人,彻底地点燃了他心中的怒火。
施主?!哪怕到了这般田地,你还是不肯承认我曹蛮么!


一脚将人踹到了那张龙椅上,狠狠压住对方的喉咙,在侯杰还没有任何反抗动作前,打开了龙椅上的机关,把人 禁锢在了上面。


棉质的僧服根本抵不住盛怒的曹蛮,“刺啦”一声,应声落地。


这时候的侯杰才开始反抗,一切都无济于事了,曹蛮凑到面前,终于在侯杰有些惊恐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身影。他轻轻的像对待易碎的珍品般,吻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然后一路向下,吻住了那张期待已久的薄唇。


侯杰真的快支持不住了,腿间的耻部已经痛的没有了知觉。空气中是弥漫的血腥味,曹蛮的东西还在里面肆虐着。他的眼前一阵阵发黑,死死的咬住下唇让自己清醒。


感觉到身后一阵热源洒进了体内,与此同时,是曹蛮附在他耳边说的
“我要你。”


曹蛮就这样看着少林寺的和尚带走了侯杰。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了挡在门口的这个大师兄,眼都不眨一下的,将人钉在了大门上。你跑?我看你能跑到哪儿?


曹蛮再次来到少林寺,这一次,只有他和侯杰两个人。
“放下吧。”


居然依旧是这样冠冕堂皇的话,你不是应该恨我么?还是说直到现在,你都看不到我,或者说不屑于看我。
既然还是得不到,那就毁了吧!


侯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冲上前推开曹蛮。直到沉重的房梁狠狠的砸在自己的身上,他似乎看到了佛祖站在他的面前,对他说
“他的错也是你的,你救了他,也解放了自己。”


拼命伸长了手,曹蛮想抓住侯杰,却什么都没有。在侯杰落入佛掌心前,他隐约注意到侯杰露出了一个笑容,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般笑容。。。。。。


曹蛮抱着侯杰离开的时候,下雪了。洁白的雪一点点的掩盖了满目疮痍的少林寺。他伸手拂掉侯杰眉上沾染的雪花,还是那般附在耳边
“我要你。。。。。。我爱你”


庭内佛前忏悔故人归,窗外潇潇落雨雪既寒。


End

评论

热度(20)

  1. 愛上你的樣子陌寞楼深情几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