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解救吾先生/同人】金屋

名字这件小事:

配对:邢峰x吾华


等级:PG-13


提示:双方未婚设定,大概AU


别的:∃y=f(x)在定义域(-ooc,+ooc)内连续,且lim x→吾先生 f(x)=刘德华


最后:感恩入坑以后吃过的第一对西皮|・ω・`)
@Lee🐎 亲爱的你看我比的心是红色的哦!♥


——————



早晨有雨,天却算不上灰蒙,下了夜班的邢峰随便选了个扶手,把自己栓在摇晃的公交车上,没张望。车子抑扬顿挫地起步,车厢里吹进好些凉风,虽然夹着水气,也怪适意,他有些放松脸上的表情,扯了扯衣领。




还有十多站路啊。




也不知道昨晚的雷雨有没有惊醒他。




邢峰抬头看看窗外来不及停留的行道树,心里想着厨房里的那个围裙。




围裙是浅灰色的一块棉布,普通居家,瘦瘦的绳子围在一把瘦瘦的腰上,服帖得正好。




他经常从后面抱住的,仿佛连锅里的香气都一起抱住了——毕竟那个人是那么地瘦——然后他就会被奖励一棵大约还没烧熟的西兰花,还有一张扭曲脸上完全憋不住的坏笑。




摸摸鼻头,邢峰觉得是时候该收敛一下自己脸上愚蠢的幸福表情了。




其实世界多糟糕啊。




他连早饭都没吃就从局里跑了出来,火急火燎地追上刚刚发动的公交车,数着站点,捱着日头。想到之前在办公室的场景,他很有些心慌——收拾完东西刚一抬头,就看见光荣的人民警察同事们个个深情款款,朝他笑得暧昧:




“邢队最近下班这么积极,不是金屋藏着娇吧?”




邢峰的心里咯噔一下,仿佛被抓获在了作案现场,但过硬的心理素质先于理智做出了条件反射:




“净瞎说,没有的事,什么金屋藏娇?哪儿来的金屋?藏什么娇?找削呢?!”




佯装的怒气弥补了他不足的底气,转身开门,匆匆地出逃,他用胃袋消化着自己的情绪,恍恍惚惚,咕噜咕噜。




好饿啊。




——归心似箭放在这个情境下真是简单易懂。




他又想到了系上围裙的那一双手。




那双手一点都不漂亮,指尖短短,细看还挺粗糙,可做出来的东西却永远是好吃,好吃得让他想把碟子也吞下去。




他的胃里蠕动了一下,仿佛浇在西兰花上的番茄汁此刻就滚动在他舌尖上。




舌尖上更好吃的是那个人的身体,肌理分明,异香扑鼻。




奇妙得和做梦没什么两样,某天晚上吾先生全身发烫地滚进他怀里,然后一切都熟练得像是上辈子预演了无数次,两人翻天覆地颠鸾倒凤折腾到月上中宵,结果第二天吾先生烧就退了,留下两个无比清醒的人在清早面面相觑。




“那个,你屁股还疼吗?”




邢峰一开口就恨不得把自己舌头咬掉。




吾先生一整天都没理他。




……明明是你自己要的啊?!




邢峰也尴尬了一整天。




但是到了晚上,吾先生又发烧了,四十一度半。




迷糊糊的吾先生和傻乎乎的邢峰再一次面面相觑。




然后两人又滚了一次床单。




第二天吾先生彻底好了,邢峰也正式搬进了他的临时公寓。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香港?”




“再过几个星期吧。”




这样的话他问过几次,吾先生每次都推搪说是要给新戏看看景,但他整日只缩在屋里哪儿也不去,间或看看电影听听歌,多数时候就只坐那儿发呆,一坐一下午,老实得经常让邢峰误以为他是被自己非法拘禁了。




国民偶像都像这么闲吗?




邢峰不得而知。




但在一天夜里,当他被吾先生的噩梦波及,被他惊惧的双臂推打,听见他声嘶力竭地哭叫着“不能这样”的时候,才大约知道这次绑架对他造成的伤害也许并不像他表面看起来的那样云淡风轻。




可是见过阎王面的。




“我陪你去看心理医生吧。”




他皱着眉说,用手试了一下吾先生的额头,没烧。




“……吓到你了?不好意思啊。”




吾先生的表情很奇怪,眉眼弯弯,嘴边扯出的笑容让邢峰十分眼熟,温柔,抚慰,但分明客气得像是他们第一天认识。




“……”




他突然好怕吾先生说出“过了今天就好了”。




那会怎么样呢?那样预示着什么?




他紧紧盯着吾先生的眼睛,黑夜里那双眼睛显得格外黑亮而美丽,勾魂摄魄。他开始有些莫名的遐想,想琼楼高处遨游的仙侣,想宇宙深处沉默的惊雷,最后只剩一个背影,天地茫茫间一段瘦得笔直的脊骨。




而吾先生最终没有这样说。




他只是阖上他的眼睛又睡了,很疲倦。




毕竟生活不是演电影吧。




邢峰看着他眼角没干的泪痕,没有来由的,心脏跳慢了一拍。




他到底背负了多少啊。




——当他真正作为一个人的时候。




上天给予他的宠爱千般万端,但在他遇到的苦难面前从来全然无用,反而总助推起滔天的风浪,人言如潮。就像谁都知道天上的月亮有阴晴圆缺,但谁也不允许哪一天头上的太阳会缺斤少两。




有不虞之隙,有求全之毁。




邢峰瘪瘪嘴,抱紧了他的小华仔。(づ ●Λ● )づ




第二天晚上邢峰把他的警官证放在了床头,床上的吾先生看了他一眼,没言语,与往常无二地拽着他的脖子索吻。




交谈时吾先生都是热情活泼的,做爱时也是一样。




黏黏糊糊的吻结束了一个又续上一个,吾先生笑着拿膝盖蹭他的小腹,露骨地催促,神态撩人,几乎算是勾引。




真是件奢侈的事情。




邢峰时常想给这奢侈升级,试试看把他弄到语言乱码,但得到的永远是吾先生乐此不疲的回应,和偶尔断断续续的“你轻一点吭”,语气柔软,哄孩子一样。




始终算有点遗憾吧,但末了那人被做到高潮的一声声惊叫,和届时脱口而出的他的名字,已足够填补他的所有预期。




半夜他醒了一次,看见吾先生把身体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静静望着床头出神。




实在是让他心疼的可爱。




装作不经意间的翻身,他伸手把人揽进怀里,一声轻叹几不可闻。




好在这天以后吾先生再也没惊醒过。




……




当回忆进行到这里,邢峰已经和作者一样忘记了他还身处在公交车上,而直到下车的时候,才发现雨已经完全停了。




半空的云层滚着金边儿,约莫是要出太阳。




真美。




回家。




用钥匙打开两层房门,扑面而来的是一阵药香


——浓郁芬芳得让他想躲到马桶上。




吾先生照例系着他的棉布围裙,施施然端了一碗棕色药汤走到他面前:




“昨天走的时候又没吃药吧。”




招牌坏笑表情挂在他脸上:




“把它喝掉,不然别进来了。”




“……”




作息时间不规律,邢峰的胃总不好,最近夜班频频,又新添了头痛,也难怪吾先生早晚盯着他吃药。




“我不怕老,我怕没健康嚄,你还这么年轻,身体不好怎么行。”




他记得吾先生这么跟他说过,当时的眼神慈爱疼惜,像是在看儿子。




心一横,眼一闭,想大丈夫在世,死且不避,卮药安足辞——便将脖颈一扬,碗底即刻见干——那一瞬间邢峰觉得自己五感齐鸣,身腾紫云,就要立时飞升了。




正在无边苦海里游荡着,他发觉嘴唇突然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睁眼就看见了吾先生放大的帅脸横在自己面前。




踮着脚,吾先生轻轻地把舌尖探进去,舔走了一半苦味,再把一小口蜂蜜渡进了那张苦涩的嘴。




“怎么样,甜吧?”




离开他的嘴,那一弯眼眉笑得清甜可口。




“不够你甜。”




邢峰终于把他压在墙上,连着他的灰围裙一起,将刚才的吻续成了一个完篇,末了,又是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这个人,便是金屋子也藏不住吧。





刑峰舔着嘴里的甜味,顿了顿,没再多想。








(end)


————————————


真的不敢写了这对儿绝对be啊哭哭……


【删删改改还有一堆边角料也许会出番外(●—●)


……


总之我爱你在学校也一定要好好吃药(//∇//)

评论

热度(24)

  1. 愛上你的樣子名字这件小事 转载了此文字
  2. 神女渔裙名字这件小事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我也喝中药 我也抱马桶 然而我没有小华仔的吻啊 ?? 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