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华伦】三生三世狗血遍地之《至尊计状元才》

水草Violet:


官方发糖——壁咚啦!


【华伦】三生三世狗血遍地の第三世——至尊计状元才


CP:大D(华仔)X雷力(阿伦)


PS:史上最齁甜的华伦大戏,就是这部电影让我入了华伦大坑出不来了。


PPS:《至尊计状元才》连官方都承认没女主,王晶真是华伦党之友哈哈哈哈!




【大D视角】


    见到雷力本尊之前,大D只知道自己堂哥Leslie的女朋友Ellie有个在美国赌场做事的表哥“哨牙仔”。但见到真人后,就是另一码事了。


    作为出来混的小老千,宰有钱人一把那是常态,美其名曰“惯性衰格”。他毛大哥第一眼看到雷力的皮箱就知道今次要发达,为把戏演像样,大D特意落足本钱,动用了自己最漂亮的房子,邀雷力喝酒聊天谈人生,成功骗倒了号称“至尊”的大神。


    大D和毛啤蛇从小胆大,得知“哨牙仔”居然是赌场至尊,不仅没有被他的名头吓到,反想假冒雷力趁机去澳门大捞一把。没想到雷力大土豪,差什么都不差钱,他俩前脚刚到澳门,雷力后脚就携巨款跟来了——还带着知情人曾小姐。大D和毛啤蛇心下大呼不妙,然更没想到的是雷力不但没有拆穿他们,还要求他们继续假扮至尊直到蒋山河出现。


    Excuse me?大D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但是他信任雷力,并没提出异议。


    说起信任,他不知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个西装革履的陌生人便觉莫名的亲切。他老千出身,相信运气,相信天时地利人和,偏偏不怎么相信缘分,更不信所谓的“一见如故”——一眼看穿对方的底子还差不多。


    兴许是错觉吧。他没有多想,总之坑蒙拐骗才是正事,不过他还是半真半假地说出了自己的感受。他猜自己当时的眼神肯定特别真诚,因为他似乎在雷力眼中找到了闪闪烁烁的感动,一瞬间他几乎动摇了将骗局继续下去的念头,然而一秒后他回过神来,暗暗自嘲,将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驱逐出大脑。


    正如他自己所说,他和毛啤蛇虽然“衰格”,但他们还是“很善良”、“很可爱”的。把雷力坑那么惨,他俩实在于心不忍,又想到雷力被一坑再坑却还是对他俩客客气气,大D就觉得自己简直不是人。纠结一番,决定向雷力屈服,或许还能交个朋友也说不准。


    雷力果真轻易地原谅了他!大D毫不怀疑雷力会原谅他,这种无凭无据的自信连他自己都吃惊不小,但他就是有预感,他就是知道雷力会不计前嫌弃怨下交。奇怪,明明才认识不过两天,为什么总有多年故交的错觉?这股心灵感应般的熟悉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卡拉OK厅唱歌的时候,大D前所未有地开心。他已经多久没有和朋友聚在一起,真心诚意,不需要骗人也不需要提防人了?大D不知道雷力对于自己的意义,但他明白雷力必会是自己一生中相当重要的朋友。雷力给他带来的感觉,毛啤蛇永远给不了他。


    至少在他被人拿枪顶在脑袋上的时候,毛啤蛇这家伙绝不会挺身而出。而雷力呢?即使腹部被利刃划伤,依然没有放弃对他的维护。这个人,作为名扬赌博界的至尊,到底是为了什么,才奋不顾身地去保护一个屡屡欺骗甚至对他暴力相向的无名小卒?这不和逻辑也不合情理!


    同芸芸大吵一架之后,大D不由自主走进了雷力休息的卧室。他要向雷力道谢,也要向雷力道歉,他甚至向雷力交代了自己“有廿几个那样的硬币”,可雷力却对他说,一个好的老千,绝对要骗人骗到底。大D心里不是滋味,原来在雷力心目中,自己根本不足挂齿,连动怒都不值得,所以自己才被轻易原谅了吗?雷力舍身挨那一刀,并不是为了他,而是雷力的善良使然吗?他想问问雷力,是不是无论换做谁,他都会那样拼命,但雷力下一句却令他受宠若惊:“你虽然做不成一个好的老千,但我想,你可以做一个好好的朋友。”


    大D面上虽淡定如初,内心早就震惊得无以复加。至尊雷力主动提出和他交朋友!自己前世修来的福气吧?太神奇了。


    


【雷力视角】


    雷力一度疑惑,自己作为普通家庭的孩子,为什么会对赌博情有独钟,不仅喜欢,而且天赋异禀,十岁就能把身边的成年人斗到嗷嗷叫。幸而父母开明,并不反对他到拉斯维加斯发展的决定,他在美国打出名气后,二老也着实为他感到自豪。


    然而一直以来,雷力都没有特别高兴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在等一个人,至于那人是谁,他一点也说不上来。这件事困扰了他二十几年,有时他似乎在梦里找到了答案,但梦醒之后,便什么都不记得了。有时梦浅,他还能隐隐约约在清醒后描画出梦里一个持枪的矫健轮廓,有时则是一把刀,将一个人的左手划开好长一条口子,血流如注。


    雷力不知道这些梦预示着什么,只是梦中的他常常感受到一股铺天盖地的忧伤。


    而在医院看到大D的刹那,那个戴着墨镜抽着万宝路的家伙,隐约与他梦中的轮廓重合,他看着大D,听着大D的声音,总觉似曾相识。他是不是见过这个人?如果是,那么又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情况下见到的?


    他毫无防备地跟着大D来到他家中,毫不怀疑地听信了大D所有的话,直到恍然大悟“老猫烧须”,才意识到自己对大D的信任已经到了无法解释的地步。他没有生气,他很失望,他为大D欺骗他而失望,甚至有一丝丝的伤感,就好像大D本应该对他倾心相交才是。觉察自己想法的雷力不免吓了一跳,大D与他素昧平生,人家不过是个小小的老千,哪能同自己相提并论,他凭什么如此在乎那个算计他欺骗他的家伙?


    再见大D,雷力发现自己面对那张帅脸瞬间没了脾气,所以他把积怒一股脑儿全撒在了毛啤蛇头上,对毛啤蛇又踩又踹又揍,毛啤蛇不是沙包都差点被打成沙包。


    他在卡拉OK厅听大D唱歌,台上的人背对着灯光,看不到脸,只有周身的轮廓愈发清晰,与他梦境中的身影再次合而为一。可惜没等他捕获脑海中微弱的线索,杨星带着手下大摇大摆闯来挑衅,乌漆漆的枪口抵着大D的脑门,一个耳光接着一个耳光落向大D,很快一丝鲜血沿着大D嘴角渗了下来。雷力脑海中骤然如惊雷炸裂。


    枪口指着大D。


    黑洞洞的枪口指着大D。


    黑洞洞的枪口,还有持枪的身影。


    阿蟹用枪指着金牙贵叫金牙贵停手。


    还有沾在脸上的血迹。


    轰然滴落的血珠,带着余温,血腥刺鼻。


    阿蟹用自己的手握住了金牙贵的刀刃。


    这些,他怎么能够忘记?他怎么能够轻易忘记!


    没有犹豫,他忽然一跃而起,撞开西洋仔身旁持械的喽啰,瞄准杨星后脑勺,掷出大D给他的硬币,一击命中。作为代价,他的腹部被划了一刀,但他心中是平静的。不管对方是林定国,是陈阿蟹还是大D,这一次,自己终于有能力保护那个人。上一世守了大半辈子,这一世等了二十多年,如今终于等到,他不允许大D有任何闪失,他们要好好地活下去,好好地过一辈子。


    他庆幸大D不记得他,否则久别重逢的两人不知会有多么尴尬。这样也好,简简单单,了无牵挂,重新开始,从头开始。既然大D喜欢芸芸,那么他就做大D的朋友,足够了。大D告诉他硬币的真相的时候,他眼眶莫名酸涩,也许是想起了阿蟹死后留下的假金币,也许是高兴大D与他意外地亲近。不管怎么说,他和大D是朋友了,从此以后,无论做什么,都变得有了意义。


    深夜遇袭,他和大D也算同甘共苦了一把,正好蒋山河有两个朋友想参与赌局,邀请大D和毛啤蛇加入便顺理成章。怀念呐!他已经多久没有和阿蟹一起上赌桌了?虽然现在的大D技术不如曾经的阿蟹,但雷力相信他,相信他和自己解不开的缘分和默契。大D没有让雷力失望,顺利在最终一局扳倒蒋山河,他搭给大D的鸡棚被完美利用。


    打败蒋山河的男人啊,大D,你可以吹一辈子了。雷力有些滑稽地想。


    “有空来美国找我。”离开之前,他对大D说。


    “我一定来找你。”大D坚定地回答,“给我一年时间。”


    “好,我等你。”已经等了二十多年,再等一年,有什么关系呢?明年今日,不见不散。

评论

热度(7)

  1. 愛上你的樣子⭐☆水草★Viole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