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暗战】【何华】一个日常

Escapist:

好久没出现了呢
突然诈尸的Day 28
一个日常的不能再日常的日常

Day 1
推开家门的瞬间何sir愣在了门口。
下一秒他啪的合上门,告诉自己一定是工作太忙压力过大导致神智不清出现幻觉,简而言之就是今天家门的打开方式不太对,应该重开一次。
在他深吸一口气再次缓缓推开门之后,一切果然又都恢复了正常,仿佛刚刚那个翘着二郎腿坐在他家沙发上兴致勃勃地翻弄着他的书堆的黑色身影从来不曾出现过。

不过下一秒何sir就为他的天真付出了代价。
“Surprise!!!”
————————————————————————

现在是凌晨一点四十三分,何警官坐在椅子上,紧盯着对面沙发上刚刚从门后蹦出来嚷嚷着什么惊喜,并意欲使用一本大头书袭击警官未遂的疑犯。疑犯现在正吊儿郎当的倚在沙发靠背上,表现出对手头书本的极大兴趣,这种兴趣可以从他超越常人的翻页频率和拒不抬头迎接何sir视线的行为上清楚的看出。

何尚生的大脑此刻正在高速运转。要问对方什么呢?“你为什么在这?”想想觉得这个问题不够详细。那么问“你怎么进来的?”不行不行这问题显得太蠢。问“你找我有什么事?”“没事找你再玩个游戏。”那么问“你不怕我抓你去警察局?”“那你之前就不会放我走了。”

最后何sir决定还是不要在这大半夜的时候折腾自己的脑子以免提前老年痴呆。他决定将展开谈话的重任委以自己的嘴。于是他脱口而出,

“我家只有一张床。”

————————————————————————

半小时后从浴室出来的何尚生,意料之中又无可奈何的看见了卧室床上的一团人影,何尚生觉得从那个的背影里都能看出一股洋洋得意的劲来。绕到床头,对方闭着眼裹着被子假装睡熟,何尚生伸手想掀开被子,可惜被对方恰到好处的微微皱眉和往被子深处蹭了蹭的举动打乱了阵脚。
“罢了罢了”,何尚生忿忿的叹了口气,说服自己家里的沙发其实也是很舒适的。

————————————————————————
Day 2

闹钟响起的时候何尚生有一瞬间的恍惚,他用了三十秒回想自己此刻头昏脑胀睡在沙发上的原因,并且悲惨的发现自己落枕了这个事实。他又冲去了卧室,那一团人影还裹在被子里,他莫名的舒了口气。

蹑手蹑脚的洗漱收拾完毕,八点十五分西装革履的何尚生准时出现在家门口。
八点十六分他又走回家里翻找出附近茶餐厅的外卖单和一打零钱丢在了客厅茶几上。

————————————————————————
“今天的何sir好不寻常啊!”
“是哦你也发现啦?”
“可不么,早上居然没有提前五分钟到办公室,一整天都歪着脖子还带着诡异的微笑,最恐怖的是,居然四点四十五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下班?!!”
————————————————————————

推门前何尚生已经在脑海里预演出了几种规避动作以防张华又搞些什么奇怪的突然袭击,深吸一口气,推开房门,迎接他的是一片寂静。

“不能放松警惕。”身经百战的何sir利落的探看门后,没埋伏。“不错,知道不能和昨天用同一招。”何sir自说自话的夸奖了一下对手,然后他又迅速拉开了虚掩的卧室门,还是寂静。那么只剩最后一处了,洗手间!猛的推开门,空空如也。

“原来是早就走了啊。”何尚生自嘲的笑了笑,也是,或许昨天张华只是需要一个歇脚的地方,今天说不定已经住在那里逍遥快活了。

————————————————————————
站在门口提着两人份外卖目击了何sir探案全过程的张华表示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

在张华眼角眉梢都挂满了的笑意里,气氛诡异的双人晚餐开始了。

何尚生觉得很委屈,现在自己的脖子还因为因为落枕隐隐做痛,又白白给霸占他床的家伙演了一场寻人大戏,搞得自己好像很在乎他似的。现在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还悠闲的坐在桌对面,一边吃饭一边拿意味深长的调笑眼神望着他。这一切都太令人憋屈了。

“今晚你…”
“你打算…”
两个人突然同时开口,张华又开始笑,何尚生也终于没忍住。“你先说吧,今晚我怎么?”
“今晚你睡床吧。”张华指了指自己的脖子示意道,“看你这么辛苦。”
何尚生小小的震惊加感动之余不禁把“你打算住到什么时候?”这一句咽回了肚子里。
张华起身走向客厅,“啊顺便,这位先生可不可以收拾一下餐桌并且下楼丢下垃圾以示感激呢?”

————————————————————————

终于把自己扔进床里的时候,何尚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并且敏锐的从枕头上嗅出了一丝陌生的气味。
“还挺好闻的。”何尚生想,仍由自己四仰八叉的趴在床上,体验被这股陌生气息包围的感觉。然后他感到有一双手覆在了他的后颈上,有点凉,何sir不禁打了个哆嗦。然后那双手开始在扭到的结块处按揉,竟然有点恰到好处的舒服。
“睡吧。”
何尚生就乖乖的闭上了眼,感觉有麦田里的风一阵阵的吹过来。

———tbc———

评论

热度(18)

  1. 愛上你的樣子Escapis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