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3A】囚·二

毕毕:

刘进奎躺在床上,用手臂遮住眼睛。他知谭颂尧方才才走过来坐在床边,同自己不过咫尺的距离。他懒得理人,便装作睡熟的样子均匀吐息着。
脖颈攀上一股凉意,有人扼住他的喉咙,一点一点收紧,刘进奎惊得差点拿开手臂。
冷静,冷静。
那股力量在他呼吸不畅时陡然消失。
来到这里这么多天,他已经发现谭颂尧的性情发生了很大变化。暴躁易怒且不受控制,与以往那个简直判若两人。
若一定要解释,刘进奎认为他是受了脑袋里那颗肿瘤的影响。尽管是良性,谭颂尧却一直没有去医院摘除它。然后他开始一心想要谭颂舜继承兴隆社团,再后来……
被子弹贯穿的胸口,哀戚的神情,解脱的眼神。那夜废弃小卖部里发生的一切,究竟谁是罪魁祸首已说不清。黑洞洞的枪口还冒着烟,它刚刚才剥夺了一个年轻的生命,现在又被谭颂尧抢走转过来对准它的主人。刘进奎闭上双眼,后脑流下的温热血液开始冷却凝固。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那一刻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直到他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张舒适柔软的大床上,后脑伤口也已被人细心专业地包扎好。
为何?想要为弟弟报仇,痛快杀了便是,下面自有一堆小弟替他顶罪。难道说他旧情难忘,不舍得杀自己,这就更不可能,谁不知道他俩分手后谭颂尧女人一个接着一个,自己都心如死灰,他又怎么可能还念着一个男人?
想不通。但刘进奎是个心宽的人,既然谭颂尧暂时不杀他,他且便心安理得地过下去,看看能不能等警队发现他失踪,然后派人来救援。


他下楼去,见到谭母,谭母叫他阿舜,他知道这里是谭颂尧的家。
他不知道的是,那天的正午新闻报道了香港某警官殉职的事情。
“我知你醒着。”
谭颂尧的声音冷不丁地在耳边炸开,刘进奎一个激灵,终于装不下去,转头与他对望。
“你同我认识咁多年,呢D小伎俩瞒唔住我。”
见对方面无表情,谭颂尧笑了一下,伸手去抚平他睡乱的头发。刘进奎眯了眯眼,没说什么,也懒得说,大概是药物使然。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谭颂尧也喜欢这么对着他干。
可那都是以前的事了。




-----
天知道我只是想写篇h而已……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评论

热度(13)

  1. 愛上你的樣子毕さん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