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当人们在谈论绅士的时候,伍世豪和雷洛在谈些什么

黑心棉:

绅士守则第七条:应当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夜幕下的兰桂坊歌舞升平,衣着光鲜的男女相约而至,人群车流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青年才俊从酒吧里微醺着出来,目送着佳人走远。摇摇晃晃的走到停车处。
“您需要代驾吗?”
一个瘦弱的男孩站在一边怯懦的问一声,青年才俊皱起今夜的第一个眉头。
“走开!”
不屑的从钱包里掏出几张百元港币狠狠丢在路边,眼神从男孩脸上飘过。
“就是你们这种喜欢吃软饭的人——才让我们香港的经济一路走低!”
青年才俊又觉得自己说了了不起的话,心情一下高涨起来。几步走远,得意的哼着歌。
他心里依旧惦念着刚刚在酒吧里的感觉,周爵士的女儿对他温软的笑简直让他骨头都酥了。
又想起自家叔父给自己布置的任务,不由得更加得意。雷洛算什么东西,等到自己攀附周爵士——一切的一切都不是问题。
踉踉跄跄的走到车门边,粗暴的拉开车门一头摔进车内。胃里酒精混合均匀,开始不断通过分解冲上头顶。
“我真是马上就要交好运了——”
青年才俊休息片刻,有些哆嗦的将车钥匙插进孔内,钥匙在手中一滑直接跌在脚下。青年才俊大骂一句:“Shit!”,低下身子用手摸索——就在这个时候,青年才俊看到他脚下一排红色跳动的数字。
“这是什么?”青年才俊凑上前拼命去看。
那一排数字就在这一刻变成——
00:00:00

章在山极力忍耐颜童皱成庆丰包子的脸和几乎哭晕在厕所的悲情,无奈摁压太阳穴挥手让阿斌下去买杯咖啡,自己抬起大长腿一脚踢开安全门。“我日——我们这边是拆弹部队!不是受害者家属招待处!颜处长已经认领尸体半个小时,能不能让谁把他请走!”
猪油仔歪着头勉强卡住手机,笑眯眯的给自家女儿递上一杯果汁,立在原地痴等着女儿喝完。
“拜托,章警官。我这边刚回家屁股还没坐热。你们再坚持半个小时,总警司马上就到了。”
“你通知了雷洛?”
“这种事用我吗?凤凰卫视TVB翡翠哪个比我慢?”
章在山愤然摁下电话,阿斌一脸悲惨的推门。
“章Sir,颜处长勒令24小时破案。”
章在山淡漠扫视窗外飞驰驶过的一辆辆车,似乎在用视线充当扫描仪。
“你告诉他——那要等到我的薪水由他发放的时候,我再满足他这种变态要求。”


雷洛不是第一次对香港的交通产生毁灭情绪。
他极力忍耐着攥紧拳头,眼睛凝固在中指上闪着淡光的蛋白石戒指上。
思绪已经化身脱缰野狗,他觉得自己头脑很吵。
颜童亲侄子一秒变成一地碎屑,在直线距离总局不过半公里的地方——
卷土重来还是新人崛起?
是蓄意谋杀还是无差别投弹?
再发生连锁事件如何处理?
光影在他眼前猛然闪过——
子弹在公仔强胸口炸开,粘腻的血淌出犹如浆液。公仔强满面红光嗤笑着凝视着自己——
“死条子,我他妈杀了你——”
一头摔进湄公河里,河水晕开一团血雾。
眼前白雾一片,雷洛看到黑洞洞的枪口正瞄着自己。只一下,无数钢珠散开打入腹部,密密麻麻的孔洞里流出嫣红色的血。那种灼痛如跗骨之蛆由内而外折磨着他——
“阿洛——”
雷洛猛然回过头,他涣散的看着伍世豪。
眼前人的脸与时空中的脸重合,雷洛觉得全身一阵刺骨寒冷,好像一块冰直接滑进胃里他止不住寒颤。
“阿洛,看着我——”
伍世豪第一次从男人身上感受挫败,他眼看到雷洛失常后的掩饰,在两人之间竖起透明的屏障。
“抱歉,我刚刚——”
雷洛极力控制面部表情,他从伍世豪的眸光里看到灰白空洞的自己。
伍世豪心里腾起一团无名火,让他吞咽不得。
他扑向雷洛,继而伸出左手将他眼睛捂住。突然失去光感让雷洛更加抗拒,随即伍世豪右臂一紧将他死死扣在怀里。
“你在害怕。”
语气平板。
“我没有。”
气息凌乱无序。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不说实话——我就在这儿狠狠的操你,操到你哭为止。”
伍世豪用唇碾压雷洛耳后,濡湿的吻如同烙铁一样落下。他再一次从实践雷洛的身体中懂得男人那种近乎兽性般粗野的征服欲望。
“你是原始人吗?!嘶——”
伍世豪狠狠咬住雷洛薄薄的皮肉在牙上研磨,极精准的把握力火候道留下印痕却不破。
空气中红酒香气不断交缠,伍世豪觉得自己已经对这种“报偿”上瘾。
“我怕死。”
雷洛气息絮乱,伍世豪却真真听见囫囵在他喉咙里的话。
没有回答,雷洛感受到伍世豪轻轻松开口,吻从耳后一路顺延到唇边。
伍世豪极尽温软细腻,放任雷洛抓紧自己的手臂。
光影斑驳,暖意逐渐渗透到车内。
“我是个粗人,别的我不懂。”
雷洛静静看着伍世豪摊开手掌与自己掌纹相对合在一起。
“你命短,豪哥给你续上。”

地上车库昏暗灯光让人不安。
阿斌朝天花板翻个白眼,看着车子终于驶离才竖起中指。
“弱智——”
阿斌被身后的声音吓的一个趔趄,他回过头看到伍世平站在安全通道口一脸世人皆醉我独醒。
“白痴。”
整理一下制服,阿斌把径直走向电梯。
“你们还不下班?”
阿斌直接翻个白眼,没好气的回敬一句。
“颜处长让我们24小时破案,没命下班。”
“可你Boss 什么时候听过颜秃话?”
阿斌觉得再和世平说下去就是互相吐口水恶心的节奏,他适时终结话题。
“伍少爷,你还是回你的九龙塘过太平日子吧——我这边有正经事——”
阿斌扭过头要走,伍世平却向他打一个安静的手势,他心里疑惑,声音渐渐低下去。
伍世平仔细勘察车库顶部线路一圈,眉头紧锁。
“怎—么—了—?”
阿斌看着伍世平神经西西的可笑,故意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吐气。伍世平用看傻子的眼神碾过他,用口型说出两个字。
“快走。”
伍世平猛拉一把阿斌,阿斌莫名其妙的后退到他身后。伍世平屏气打量四周下意识摸向腰部的枪,气氛变得浓稠——
直到电梯门打开,伍世平推着阿斌进入电梯。
门一合住,阿斌就忍不住开嗓。
“你神经病啊~”
伍世平有汗已经从额头渗出,他没有回答。
那种久违的感觉让他窒息。
阿斌瞪着伍世平停顿片刻,他感受到伍世平散发出的恐惧。
“你——”
电梯平稳到达,阿斌走在伍世平后面几度想要继续刚刚的话题就被章在山无情打断。
“阿斌!”
章在山直步跑到他面前把外套甩给他。
“刚刚又发生了一起爆炸案,也在中环附近——”
“那个——”
阿斌目光依旧粘在已经走远的伍世平身上,章在山顺着他的目光看一眼。
“你小子!思春呐!赶紧干活!”
阿斌难得不情愿的跟在章在山身后,他想起第一见到伍世平。

“他们叫你少爷,你是谁家的少爷?”
“他们看我仪表堂堂就叫了——”
“你这人真是有种恬不知耻的优越。”
“那也比你这种三天没洗澡的人强一点。”
伍世平和他一同进入实习。
身边就没有停歇过那些里三层外三层的保镖。偶尔再来几个一脚就能把人踢出一步外的叔叔。虽然听说过却没亲眼见过的他的亲哥伍世豪。

“阿斌!你要是再走神,你就跟着车跑过去!”
章在山觉得今天火气异常大,阿斌看着Boss脸黑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尖。车内的对讲系统发出刺耳的刺啦声,噪声刚歇就切入公共频道。
“现在紧急通知!又发现一枚炸弹,在总警司公务车内部——目前还有六分钟爆炸,请求最近拆弹部队支援!”
“我是章在山,发现距离目标最近,全力赶往现场。现在车上人员情况如何?”
“基本安全。不过颜处长——心脏病突发。”
“可否部分人员撤离?”
“恐怕不行——需要您到现场才能——”
“能不能再说一些细节?”
“是水银引爆装置——改良版的CC1。”
声音突然转换成男人,章在山脊背突然僵直。
“在山,我是雷洛。现在这个盒子里只有三根外漏线分别是:红,白,蓝。你说我该选哪条?”

评论

热度(31)

  1. 愛上你的樣子黑心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