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不追2

11:

2


小威不清楚雷洛和他们豪哥之间事情的细节,可他又隐约知道什么,正是这样模糊的推论,导致他得到一个不真切又不敢去确认的结果——雷洛可能不会再出现了。这个答案让他有些难过,却是必须憋在心里。他也是潮汕乡下人,跟着伍世豪来香港前,根本什么都不懂。后来他开始懂了,那些个跟他买粉的妓女恨不得脱了裤子凑过来,求着他便宜上几块钱。小威开始还觉得恶心,后来看到好看的,也会掐上两把,但价格却一分不少的。豪哥说了,做人要有个底线,他不能跟自己哥哥似的,因为自己而去动所谓公家的钱和货。


人站在九龙城寨最靠外的一处高台上,远远看过去便是雷洛所管辖的地区,他大概估摸了个方向,想着洛哥应该是在哪个院子,哪幢楼,哪处房间里,穿着他合体的制服,发丝捋顺,一丝不苟,然后稍微抬头,露出个冷淡又极浅的笑“你叫小威啊……”


小威这样蹲下来,用头撑住水泥砖,将手伸去自己的裤裆里……


 


伍世豪自打老婆孩子死了后,人几乎是废掉了,除了上几个月雷洛来的那次,如同野兽似的冲出来,一把将小威推出去让他将人带来后,基本再没离开那间破屋子。他觉得他对雷洛的警告起了作用,因为那个人的确没有再过来这个城寨里,但其实如果让外人来看,当时他对雷洛的话,简直可以算作乞求。不过伍世豪自己不觉得,那就不算吧。


他是个典型的乡下人,懂得不多,想的也少,只念着一口饭,几张钱,再就是有个家。现在他前两个都有了,可惜家没了。所以伍世豪想有个新家,他在喝醉了同雷洛上床前,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去艹一个男人,当时的他又怕又惊,跪在那儿扇自己耳光,接着一抬头看着雷洛潮红未散的身体,便又是一个大耳光,随即重新压了上去,他说“洛哥……咱们是一家人了。”


雷洛身体还是散的,一双腿从脚跟疼到胯骨,头也昏昏沉沉,睫毛耷拉下来,歪过头,由着自己的脖子被人啃住“嗯,一家人了。”


他不当回事,对方很喜欢,给他就是了,之前他送颜童的金桃子那么贵,不也是花钱买了,这又算什么呢。


 


雷洛喜欢钱,喜欢权,他想将来要和喜欢的人平分所能得到的钱和权。他和猪油仔说将来要一百个五百万。


这句话别人说肯定是放屁,但猪油仔觉得既然洛哥说了,那必然会成真。洛哥做什么都是对的,洛哥想做什么那就做什么好了。所以即便他很不乐意雷洛再去见鼎爷,可还是帮他好好整理了衣服。他说“洛哥,你叫阿豪接应你一下。”


雷洛想了想,说不必了,那人死了老婆,我们不去烦他。


等着人要往城寨里走,才又退回一步“要是信号弹没响,我也没出来,你就明早五六点来接我……不用守一夜……”


猪油仔只好跟着笑,像个傻子一样,虽然他比谁都精明。


 


他猪油仔还是个细仔时,喜欢过一个人,那人的样子和名字统统都记不清,只记得那年冬天,他用压岁钱买了一袋子烟花,跑到那人的楼下去放,然后喊着“我好喜欢你。”,随后被泼了一盆冷水。至今他都不喜欢烟花这种东西。


而这回,他在烟花中一枪崩了公仔强,带着人把雷洛从鬼门关拖回来。这人半边身子都是血,一双眼睛死死闭着,乱七八糟的管子插在他身体里。虽然知道医生们不敢不出力,可猪油仔还是掏出身上所有的钱塞进那些人的口袋中“你们救救洛哥,救救他……”


他哭得全身肥肉哆哆嗦嗦“洛哥……我好喜欢你……你不能死啊……”


 


雷洛没有死,他在噩梦中惊醒,一抬手差点儿把吊针弄下来,而后便看见自己老婆同猪油仔的脸。


他张张嘴,第一个发音就是“阿豪……”


伍世豪的腿断了,香港最好的大夫也治不好。雷洛闭上眼睛脑子里就能浮现出那一幕。他这个人从来不回去后悔什么,因为做每件事之前都是算好的,即便有偏差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可这次,雷洛接过那张答题卷,鲜红的分数,告诉他,不及格!不及格!


他想从头来过,也仅仅是想想。人坐在伍世豪的病床边,看过去。伍世豪不是个好看的人,雷洛却瞧着他出神。直到那个人睁开眼睛“还没有出院吗?”


雷洛摸着水果刀开始削苹果“下午才走。”


“好啊……”伍世豪撑着坐起来,他的一只腿用不上力,做什么都不方便。可雷洛也不扶他,这让他能稍微好过点儿,感觉自己还是个健全的人。


“没人来陪床吗?”雷洛低着头,绷带还在他头上缠着,一圈又一圈,看得人晕头转向。


伍世豪愣了愣,他说“哪里有什么人。”


雷洛抬起头“这事儿我不跟你道歉。”


“这事儿本来也不该你和我道歉。”伍世豪说着,往前探探身子,从雷洛手中咬了一口苹果,嚼得汁水四溢,接着一拽对方的病号服,把人按在床上。


雷洛像是没有反应过来,即便反应过来也是无所谓,他伸开胳膊,抱住那具结实的身体“我说过的,这事儿不能这么算了。”



评论

热度(8)

  1. 愛上你的樣子11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