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生活琐细(1):量身

凤子京:


雷洛今年愈发少生气。身为油尖区总长、黑白两道统掌的话事人,他一句话未说,事情俱都已办得干干净净待他检阅。他若说了那么一句半句,那就再没有什么可争议啰嗦的。

然而威权如他,也觉得眼前这事有些难办。小舅子跟人出去喝酒泡妹,迪厅里一帮恶少喝大了跟阿豪手下的一个弟兄起了冲突,当场断人家一只手;潮汕帮哪是好惹的,分分钟纠结数十人砸了场子,要主凶断手断脚赔罪。当是时断人手那恶少见事不妙早溜之大吉,小舅子和其他几人却扫了台风尾被扣下,说是一天不交主凶就砍下一只脚趾,两天不交就砍下一只手指。

雷洛知道阿豪有分寸,左右不过是吓唬吓唬小孩子,交了主凶也就没事。奈何老婆昨晚向他哭诉整夜,今早岳父大人也语带敲打,这件事他怕是非插手不可。

雷洛独自坐在办公室里,又吐了个烟圈。因着些见不得光的心思,他向来不愿阿豪与他家事牵扯,却是难像平常兄弟一样开口让他给大嫂个面子。

------------------------------------------------

跛豪下午赴洛哥的约,亲自去亚民兴昌的量身房接他吃饭。亚民兴昌是老店,做英式bespoke手艺与萨维尔街百年铺也相差无几,老裁缝量身最讲究规矩章法。

先横后直,由上而下,尺子拂过肩,绕过喉结,精致的、小小的骨节,也不知道手指放在上面会不会硌得慌。洛哥太瘦了,肩膀骨架虽然舒展,却薄到只剩一片的感觉,是利落展开又下滑的直线。太瘦了,但是肩下面的蝴蝶骨又突兀好看,每每隔着层层西装透出形状,振翅欲飞的感觉。这是他曾经搂过的。

".......今次是小孩子不懂事........"

皮尺从肩膀一侧最外沿量至手腕处。洛哥早年巡街办案,风吹日晒,脸上不免有些风霜之色。虽然近年也养回来一些,但肤色总不若手腕处白皙。露出一点点,白得晃眼,在沉闷的青色或灰色衣料之外突兀透露的一丝旖旎。这是他曾经牵过的。

".......阿正带警员已经去捉拿元凶,秉公执法你总该信得过阿正......"

手指掀开平日扣得紧紧的西装外衣,马甲紧贴着勾勒出两道骤然收紧的曲线。皮尺轻轻往腰上一圈,啧,真是碍眼。洛哥的腰这样细又韧,若给他量,双手一掐就够,报出数来一定分毫不差。

".......我知不该平白让你弟兄生受这委屈.........."

皮尺已经滑到又细又直的两条腿上。伍世豪突然觉得胃里有点热、有点紧,好像咽进了一块烧红的炭,又像有什么话迫切想被吐出来。皮尺滑过细白的脚踝,在上面缠一圈,收紧又放送。伍世豪觉得自己的胃也跟着一紧一松,极不舒服,想挪开眼却好像黏上一样,不知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反正绝不会亏待他,主凶一定会依法处置。让你弟兄们也先把扣着的那些人放了吧。"

"阿豪?"

伍世豪蓦然醒神:"诶。行。洛哥说了算。"

"好。正好量完了,我带你去吃那家新开的潮汕菜,据说师傅手艺极佳。"

"嗯。好。吃完去看电影啊。"

跛豪撑起金手杖,先行一步出门。门外正靡靡落雨,虽然离轿车只有几步路,他也帮雷洛撑起一把黑伞。

--------------------------------------------

单箭头心机狗VS兄弟卡蠢直男 谁比较渣? 233333


评论(1)

热度(66)

  1. 愛上你的樣子凤子京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