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上你的樣子

豪洛/往自己脑袋上扎了痴汉单箭头02

长罪于此:

第一次入影视坑粮食少到变形 不太了解粤语啊什么的


私设很多为了糖糖糖糖 没有结婚生子情节 


OOC也要喂自己糖 打我也没用 皮的很


……emmm发完后突然发现和隔壁太太撞梗很慌张QAQ




12、


伍世豪第一次用手杖还不怎么习惯,复健时他从没依赖过任何工具行走,但是雷洛告诉他今后必须拿着这根手杖。


雷洛做事向来有深意,他这么想着,别扭的撑着手杖往车后座走去。


“洛哥这是去哪儿的路?”虽然驶向了繁华地段,但是这里他记得是没有酒家的,尽是些洋人入资的店铺,很受富家小姐太太欢迎。


同他一起坐在后排的雷洛示意手下停车,接着下车绕到伍世豪那面替他打开车门,“你之前租的房子已经换房客了,你也该换个地方住了,那里以后不方便我们做事。”


也对。


伍世豪完好的腿往下一支就下了车,却还不忘去握了握雷洛担心他行动不便伸出来准备搀扶的手。


这是一家定制西服的店铺,橱窗里摆着两套做工精良一看就价格不菲的男式西服。


挂在黄金比例的模特上也没有阿洛穿着好看,他心里暗暗想着。


“虽然量完尺寸以后要段时间才能拿到,但是店里还有很多成品,你呢量完以后再买几套合身的,我们就去酒楼了。”


店里的人见到雷洛就去叫量尺寸的人快出来了。


伍世豪打量起那些成品,“这尺寸要量的这么精确啊?怪不好意思的,洛哥我看选几件这些现成的就好,束的太紧我不习惯。”


在和店员交流的雷洛闻言走来,“其实每一个部位都有很多造型可以选的,你不喜欢太紧还能开衩,你看我天天穿着何时讲过不舒服啊。”


伍世豪突然搭上雷洛的肩膀把他转到了背面,打量了几眼腰身,原来雷洛的衣服不是为了舒适做大了,而是他最近瘦了。


今天刚见面时雷洛脱下了外套挂手上,往日紧紧贴合的西服背心在他动作时有了不小空隙。


雷洛顺从的让伍世豪翻了个面,扭头回望他,“阿豪喜欢我这件?这布料还有,我刚才在那边看到了。”


伍世豪抬眼看了下已经拿着皮尺走来的老师傅,掩饰性的替雷洛理了理西服下摆说道,“喜欢,做一件和你一样花色的吧,洛哥不介意吧?”


对于迅速转变态度接受了建议的伍世豪,雷洛是有点小得意的,也许自己穿着衣服太打样了比模特还好看?




两人都扬起了各有深意的笑容。




13、


老师傅动作非常快,要量的尺寸不少,可皮尺在他手指间滑来滑去,不要纸笔记录他仅仅瞥一眼皮尺就转向了下一个部位。


这样熟练的流程也让伍世豪放松不少,悄悄打量起坐在沙发上的雷洛的每一个小动作。


他翘起右腿搭在左腿膝盖上,一节裤管下露出了袜子没有遮到的细瘦脚踝。


他对端来茶水的人偏头微笑致意,修长的手指捏起茶杯,送到唇下抿了一口。


他嘴角的弧度低了几分,改为了把玩茶杯的姿势


喔……阿洛好像不喜欢喝茶叶。


“先生平时放左边还是右边啊?我要决定拉链朝哪儿开。”




什么拉链什么左右。




伍世豪没有想通这话什么意思,那边的雷洛已经走过来了,他看了眼远处的女店员,压低声音,“右边。”


“右边喔!”老师傅收起皮尺,“探长……”


“您看一眼就知道了还总要逗新客人啊?”雷洛摇摇头,拉住伍世豪的手肘往其他地方带。“阿豪来选几条领带。”


突然意识到他们俩到底在说什么的伍世豪觉得小弟非常不自在,阿洛什么时候观察了这种东西,我是不是应该看看阿洛怎么放的?!


最终在伍世豪强烈的坚持下放弃了成品西服也搭配严肃的衬衫,改为了POLO衫。


穿着昂贵的西装而内里领口大开露出一小片精壮胸膛的伍世豪也把西装穿出了另外一种男人味,连那头有点蓬松的小卷毛都被雷洛用他的摩丝水全部推到了脑后。


探长真是非常注重形象了。


在汽车后座被不知道从何处掏出一瓶摩丝的雷洛亲手打理好一头卷毛的伍世豪想到。






14、


到酒楼门口就受到了大威小威哑七热烈迎接的伍世豪有点尴尬,因为近来和探长单独相处太过享受他居然没有想到好兄弟最近在做什么事,看来是被雷洛安排好了。




15、


说是接风宴,实际上却是已经暗中尽数掌握了港内大小灰色生意的雷洛宣告这手下新人的意思。


不少人只听说伍世豪是肥仔超手底下一个能干的打手,而肥仔超已经被雷洛废掉了势力送进监狱,如今这人成了跛子居然还跳到了对家一跃而上。


他们不禁猜想这一开始就是雷洛的一步棋还是有更不为人知的事情。


不过在雷洛与伍世豪在觥筹交错间流露出的亲近他们就意识到这并不简单。


谁还能和如今的雷洛勾肩搭背甚至夺走他的酒杯呢,至少他们不敢。






16、


半年之间这块地方真是天翻地覆。


颜童见雷洛手上势力越来越恐怖,还没坐上总华探长但是英国那方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只需要一个调令下来就坐实。


他唯一还能指望的就是搭上周爵士这条线,不过如今也仅仅只能让他不被雷洛架空而已。


他一直令一个得力手下去和爵士千金接触,没想到好不容易谈上话,就得知雷洛居然是周爵士的救命恩人,就算不帮雷洛周爵士也不会干预他。


九龙城寨内究竟出了什么变数,今天他算是知道了,一定和这个突然出现的伍世豪脱不了干系。




17、




也许敬一口酒不会醉,要是一个宴会厅内所有的人都来敬一口那就不一定了。


未过三巡伍世豪就发现身上的力量越来越重,原来虚扶在他肩上的手已经变成完全揽住他肩膀的姿势,离的很近的两人吐息之间全是酒气。


雷洛说起话来还是那么沉稳得体,但是伍世豪知道他已经喝醉了。


伍世豪随手放下酒杯,把手杖换了个手,环住了雷洛的腰,“阿洛?去外面吹吹风?”


“嗯……”雷洛拖长了尾音应道。


伍世豪带他往露台走去,心中窃喜称呼改变的顺利。




18、




到了人后的雷洛放松不少,把白衬衫的袖子撩起到手肘上,又将领带往下扯了扯。他面向伍世豪,背靠在露台的栏杆上,手肘搭在扶手上,双腿放松的一前一后摆着。


很少能看到雷洛这样惬意姿态的伍世豪忍不住靠近了两步。


“嗯?”伍世豪的靠近让雷洛发出了一个鼻音,以为有什么事要谈,“阿豪?”


或许是距离太近,厅内的灯光也照不到这里,让一切在昏暗的月色下旖旎起来。


“洛哥,今天……”


话没说完雷洛摆摆手打断了他,“刚才不是这么叫的!”


伍世豪感觉有点燥热,就像一些见不得人的心思被戳破涌起的羞耻感让人无法接受。


雷洛一直面带微笑看着面前的人,也不催促。


气氛突然凝固起来,雷洛觉得今晚气场十足的伍世豪扭捏起来也挺有意思的,不过再这样下去这瓷砖都要被他的手杖捣碎了,他率先打破了僵局。


“阿豪你拿命救过我,怎么还总喊我洛哥,像刚才一样喊我就好,不然我该喊你豪哥了啊?”


“阿洛!”




19、


宾客散去,伍世豪才发现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他没有地方住了。


大威小威哑七目前长期住在旅店里,他们开心的邀请伍世豪一起去开房,伍世豪没作答而是看向了雷洛。


“啊!”雷洛小声惊呼,揉了揉太阳穴,“我最近太忙了,帮你物色的房子还没来得及去看。”


伍世豪有些激动,这岂不是很妙?


“豪哥我们去开房啊!”喝高的大威猛地抱住了伍世豪。


许久没和伍世豪在一起的小威也很激动,不过他觉得今非昔比,让豪哥去那小旅店也不太好,便没跟着大哥起哄。


伍世豪抬起手杖戳了戳大威的小腿,“你以为现在还是以前吗?”


现在我要打入阿洛身边啊,是兄弟就不能坏我事。


而醉酒的大威没有从他的瞪视中得到什么讯息,不过他就算没醉一定也不会懂的,谁能想到伍世豪看上了一个男人呢。




目睹了一切的哑七:我觉得豪哥在暗示些什么……是什么?




TBC




小弟弟梗真好玩


没来及观察阿洛的小弟弟放在哪一边的豪哥说明天见


其实可能不是单箭头





















评论

热度(62)